文 / 三爪炎痕

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 莉莉丝万岁,bb模型让我肝活动的动力都消失了

拉斯维加斯国际娱乐

南昌零基础学瑜伽教练培训,南昌舞蹈瑜伽培训学校,想专业学舞蹈瑜伽就来华翎,南昌华翎舞蹈瑜伽培训学校,专业舞蹈瑜伽教练培训学校,全国连锁的舞蹈培训学校,全国130多家分校,是南昌唯一一家可以支持全国免费转校的后期服务,让你花一次钱享受终身免费进修的后期服务,是你选择南昌华翎的一大优势。”然而,钟教授的意见在网络传播过程中被媒体引申为“专家:并无研究显示雾霾与人抑郁有关”。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冒着猩红火焰的双眼凝视着颤颤发抖的士兵,这些人到底是不是敌人根本无所谓,不管他们回答了什么,做出了什么样的反应,赫卡忒的消遣都不会变,她只是喜欢看小动物垂死挣扎时那脆弱到一碰就碎的可怜样子。www.lifeofabusywife.com

    “回答不出来吗?”

    赫卡忒的双眼转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军人身上。

    这个军人身上有不少伤口,大多数都是之前赫卡忒落下时的冲击所造成的,此时看见赫卡忒注意到自己吓得发出了呜咽声。

    他想要逃跑,无论能不能逃得掉他都想要尽量远离眼前的怪物,可是双腿却像是被铁钉给钉在地上一样,完全无法移动分毫,这是因为感受到了连身体的保护机制都能突破的恐惧,这是在看到了少女身影后便不可抑制地涌出来的,直至灵魂的恐惧。

    因为战场不会像游戏那样敌我分明,联合军这边也有不少的教廷军士兵残留了下来,但在怪物的面前,不管是教廷军也好联合军也好,都没有了数分钟前的战意和热血,只能在关务的目视之下尽量蜷缩起身子,颤颤发抖地祈求苟活。

    和听从命令战斗的士兵不同,担任现场指挥官的大多数都是既有才能又有经验的能人,一名脸上有着数道伤疤的壮年骑士在看了一眼赫卡忒身后的残肢断体之后,推开了扶着自己的士兵,走上前来。www.lifeofabusywife.com

    直到赫卡忒的双眼注视着自己,骑士才想起来,自己及时上前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这种情况,说明自己没有敌意?可骑士来连眼前的怪物到底是为什么而来都不知道,不小心说错话的话结果就是和教廷军一样变成碎肉和泥土混合的垃圾。

    可是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在下是赫贝里斯第三军团军团长,在这里向您问好。”

    简单的招呼,第三军团长一直在观察着赫卡忒的表情,在确认到那张以人类来说非常美丽的小脸上没有任何厌烦后,微微松了口气。

    “我们现在正处于和教廷的战争中,无法招待您,若您愿意的话改日我一定会携重礼向您道歉。”

    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法理解这种交涉,怪物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人类可真是奇怪的物种,自相残杀有什么必要性吗?又不是需要以同类为食。”

    短短一句,就像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一样天真无邪的话语,却不知为何让军团长感到了恶寒,因为他理解了,理解了‘小女孩’口中话语的意义,并非出自善意,更像是在抱怨自家宠物不怎么会和平共处一样的饲主口吻。www.lifeofabusywife.com

    军团长理解了,在眼前的怪物眼里,人类这个词汇的意义和猫狗乃至瓢虫蜈蚣都没多少区别,仅仅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那么,无关紧要的人类所说的谢礼又有多少意义呢?说到底货币……或者说所谓的价值也不过是对身处同样体系社会中的人有价值,对于怪物来说会有价值吗。

    这个想法让军团长止不住颤抖,他艰难地回过头,看了一眼正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士兵们,那身处绝望而心怀希望的视线太过沉重,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所以你们还应该谢我,我帮你们减少同类数量,不光速度快还够彻底。”

    说完,赫卡忒不等军团长再说什么就举起了手,那和人类相去甚远的巨大黑色爪子上缠绕着不祥的黑光。

    “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从现在开始我会数三个数,你们可以尽情逃跑,能不能活下来全看你们的努力。”

    同情?不是,只是在玩弄猎物罢了。轻蔑,侮辱,随你怎么想,事实上是……这是被怪物顶上的士兵们最后的机会。

    这话一出,没人想过赫卡忒会不会遵守约定,也没人再看军团长一眼,全都在生存本能的驱使下发疯一般狂奔。

    要说不觉得心凉是不可能的,可军团长也非常明白人性经不起考虑这个事实,他不打算去责备抛下他的士兵,而是打算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他们撤退,算是指挥官对自己士兵最后的尽职尽责吧。

    “……呼。”

    长长地呼了口气,军团长拄着剑坐了下来,盘着腿面对赫卡忒。

    “现在还有点时间,不和我说说看阁下是来做什么的吗?”

    这种明显是在拖延时间的说辞可骗不过赫卡忒,她并不打算顺着军团长的意,不过对方想玩的话她也不介意,只要她愿意就没人能逃得掉,逃到天涯海角都不行。

    她慢慢下降,朝着军团长逼近,看着这个硬气的男人因为紧张不自觉地绷起肌肉,她就很有上前调戏的兴致。

    然而,总有人不解风情。

    赫卡忒突然停下动作,恶狠狠地瞪向远方,嘴里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

    “死肥猪!”

    然后就在军团长有些呆滞的眼神中飞走了,刚松一口气,就发现赫卡忒是朝着军队后方的阵地而去。

    “陛下!!”

    军团长想要站起来,可却发现两腿都酸软无力,走不了一步路。

    ————[分界线]————

    肥猪亲王不住地擦着头上的汗,而站他身边的亚历山德拉二世却是一脸疑惑。

    “你刚才说什么?”

    以亚历山德拉二世的能力来说,当然不会有听错或者没听清这种情况,只是肥猪亲王刚才的话太过奇怪,他才会这么问。

    “不是和你说话。”

    肥猪亲王看都没看年轻的霸王一眼,而是小心地看着战场方向,在看见赫卡忒朝自己飞来时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可等赫卡忒真来到面前时,他却反而放下心来。横竖也不会被杀,至于会不会被打就另说了。

    “久疏问候,赫卡——。”

    话还没说完,肥猪亲王就被赫卡忒提着衣领举了起来。

    “你长那么胖胆子也不小呢,竟然还敢威胁我?”

    肥猪亲王求生欲极强,立刻就将双手举过了头顶喊冤。

    “这可真是冤枉我了,我怎么可能敢威胁您呢?”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注册送39拉斯维加斯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