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书山渔者

第1334章 两军交战

拉斯维加斯开户送彩金

农学院陈雄辉陈宏伟陈勇邓晓玲傅雪琳何余容姜子德李华平刘向东卢永根陆永跃年海潘庆华邱宝利沈万宽谭志远唐湘如田明义童晓立王少奎陈志强王新荣王振中温硕洋吴伟坚谢辉谢庆军徐汉虹许再福杨存义张桂权张炼辉张林张志祥钟国华周而勋周国辉邓音乐李云锋王慧陈建军曾鑫年工程学院杨洲兰玉彬李长友刘月秀罗锡文马瑞峻王玉兴赵祚喜张铁民周学成钟南王红军洪添胜刘庆庭邹湘军周志艳马旭程良鸿邹恩辜松吴伟斌经济管理学院万俊毅温思美曹先维余秀江王丽萍孙良媛胡新艳商春荣咸春龙张光辉薜春玲李大胜王玉蓉张日新欧晓明傅晨汪凤桂庄丽娟熊启泉罗必良江华易法敏柳松刘仁和米运生姜百臣文晓巍高岚张乐柱罗明忠何一鸣林家宝赖作卿谭砚文兽医学院刘健华李玉谷梁梓森廖明方炳虎曾振灵黄群山熊惠军唐兆新李国清罗满林贺东生王林川郭霄峰陈金顶任涛孙永学蒋红霞张桂红李守军贺利民丁焕中刘雅红郭世宁宁章勇亓文宝樊惠英袁子国陈瑞爱杨增明杨世华沈永义冯耀宇园艺学院刘成明胡桂兵王惠聪陈杰忠周碧燕姚青林顺权朱世江胡开林雷建军何业华杨暹陈日远陈国菊刘厚诚黄旭明曹藩荣李雪萍张昭其吴振先陆旺金陈厚彬李建国徐春香曹必好陈建业黄亚辉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陈晓阳任永志卢丹梅李敏廖飞雄张文英范燕萍余义勋张志胜陈红跃陈世清邓小梅胡新生黄少伟李吉跃刘萍莫晓勇彭昌操苏志尧吴蔼民奚如春薛立黄永芳林同王军温秀军解新民张建国曾曙才崔大方谢君孙晔资源环境学院崔理华王德汉解启来吴启堂颜健蔡昆争黎华寿章家恩王建武陈桂葵孔旭晖谢刚生隆少秋胡月明戴军李永涛卢瑛姚丽贤刘江川樊小林刘士哲沈宏田江王秀荣张承林生命科学学院侯学文耿世磊陈飞鹏王晓峰吴鸿卢少云庞学群刘伟杨跃生刘耀光王海洪庄楚雄陶利珍郝刚张玲华刘振兰邓诣群洪梅陈乐天文继开王艇彭新湘动物科学学院蔡更元曹阳冯定远张永亮管武太江青艳李海云李加琪李紫聪廖新俤刘德武聂庆华宋长绪孙京臣田铃王翀王修启吴银宝吴珍芳习欠云谢青梅杨琳张豪张守全张细权邓近平海洋学院秦启伟潘庆刘文生邹记兴但学明余祥勇王俊食品学院孙远明吴雪辉叶盛英林俊芳曹庸张钦发胡卓炎向红李斌郭丽琼黄苇王弘蒋爱民雷红涛柳春红方祥周爱梅解新安沈玉栋人文与法学学院衷海燕王权典倪根金刘红斌魏露苓王福昌杜国明徐燕琳杨乃良何方耀欧仁山黎德化高列过李艳梅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李就好丛沛桐周买春张伟锋刘爱华吕艳梅王红旗李清数学与信息学院杨德贵魏福义刘金山俞守华朱同林林丕源肖德琴刘财兴田绪红方明亮宋鸿陟房少梅陈建国李康顺张大斌谌秋辉李吉平郭子君材料与能源学院高振忠孙瑾胡传双蒋恩臣将刚彪王正辉卢其明徐悦华乐学义赵月春董先明杨卓鸿倪春林刘英菊周武艺刘晓塘禹筱元周家容方岳平刘应亮王清文钟新华电子工程学院岳学军王卫星宋淑然薛月菊郭子政王海林龙拥兵公共管理学院张兴杰胡武贤易钢张玉廖杨杨正喜刘小玲王建平汤惠君向安强邹静琴王红梅张开云史传林卓彩琴艺术学院范福军刘源何新闻吴俊郑欣曾智林李俊良曾迪来陈瑰丽郑颜文外国语学院黄国文陈旸肖好章钟志英何高大李占喜李践李舸文珊马克思主义学院钟仰进李梅潘利红崔慧霞周尚万张丰清唐士红聂文军体育教学研究部卢三妹王进陈华东王志威继续教育学院徐正春国际教育学院余让才王莉梅工程基础教学与训练中心胡圣荣陶冶其它单位蔡茂华陈文艺刘忠华戴育滨严会超吕建秋吕剑红张家英蔡颖林慕婵更新日期2017年3月180多个日日夜夜,朱正东和20几个员工吃住在一起,摸索设计新的课件和远程教育平台,设计中华会计网校的页面。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他们想的要比普通军士深远的多。www.lifeofabusywife.com

    段飞尘如此手段,必然是传说中的修者无疑了。

    他们樟国也有修者了,这样,大家就不用憋屈的死去了。

    “谢谢。”柯镇真诚地说道。

    接下来,柯镇又祭拜了南、西、北、三个方向。

    礼毕。

    四个晶莹如冰棱的“奠”字悬空而挂,庄严肃穆,圣洁高贵。

    “太子殿下,这几位是?”入了帅帐营房,韩硕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这几位是前来帮助我们对付魔修的神仙,这位是莫公子,这两位是莫公子的夫人晓娴夫人和裳夫人。其他几位是莫公子的追随者。韩元帅,以后,莫公子的话就是樟国的命令,任何人不遵从,都等同于叛国。所以还请韩元帅和诸位将军全力配合莫公子等人。以便使我樟国早日脱离战争之苦。好让百姓不再受生离死别之痛。”柯镇认真的说道。

    “太子殿下敬请放心,我等今日起,也是莫公子帐下小兵,听从莫公子调遣。”韩硕和左丘新,吕公输,赵舟俱都恭敬地说道。

    “军队打仗的事情,还是由你们来,如果对方有真的魔修相助,我会将魔修清理干净。既然有规矩,那就按照规矩来行事。”

    “虽然你们身处中央圣域边缘位置,对于修者了解不多,但也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沦为修者的牺牲品。”莫小川淡淡地说道。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左丘新连忙说道。

    “左丘新,住嘴。”韩硕闻言,脸色大变,连忙喝斥道。

    左丘新是个没脑子的人,他的担心韩硕等人自然都清楚的很。而且,韩硕等人也一样担心。可是如今形势比人强,自己一方真的需要神仙一般的人物助阵。所以,就算是再担心,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有道是,术业有专攻,修者在修行上是比普通人强大,但是在指挥战争上,却不一定会得当。www.lifeofabusywife.com如果胡乱指挥的话,有可能会葬送掉整个战场。

    可是,韩硕他们也知道,一般像这种有着特殊本事的人,性格往往比较怪异。一言不合,惹了他们。轻则对方撒手不管,重则还会连累自己丢掉性命,实属不智。

    所以,在莫小川提出不会插手战争指挥的事情之后,他们同样感觉到松了一口气,心里顿时轻松不少。不过他们都是老狐狸,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只有左丘新是个直肠子,心里有什么都藏不住,直接开口说破了。这不是摆明了打人家脸吗?

    莫小川看着左丘新,波澜不惊。

    韩硕等人心里也是惴惴。

    柯镇更是急的额头都冒出细密的汗珠。

    “莫公子,您不要与他一般见识,这就是个夯货,根本不懂得什么?”柯镇和韩硕等人纷纷给左丘新求情道。

    左丘新自个摸了摸大脑壳子,知道自己说的话可能会引起祸端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说的是实话。

    “莫公子,我就是个浑人,一个夯货,你不要与我一般见识,如果我说话不对,得罪了您,我自刎而死,求您不要放弃樟国。”左丘新拔出随身佩剑,就要抹脖子。

    “呵呵……莫小川笑了,你很不错。”莫小川轻声一笑,左丘新手中佩剑“咣当”掉落在地上。

    “启禀大帅,太子殿下,尉公国又在骂阵。下面将士都有些忍受不了,请求元帅迎战。”这时,传令兵在帐外通禀。

    韩硕看向柯镇,柯镇看向莫小川。

    “刚好,本来我也不想在这儿耽误时间,正想让韩元帅叫阵呢?谁知对方自己送上门来了。2YT。ORG韩元帅看着安排即可,我们就在队列之中。”莫小川淡淡地说道。

    韩硕再次看向柯镇。

    “按莫先生说的做。”柯镇沉声道。

    “哈哈……老韩,今天怎么舍得出你那个老鳖窝了,我还以为,你要在里面窝到死呢?”尉公国元帅程金勇手中长枪指着韩硕,高声笑骂。

    “哼,姓程的,就你也配在我面前叽叽歪歪,你算个什么东西?之前你在老子这里学习行军打仗的时候,可没有这般嚣张。怎么,现在有人撑腰了,胆气壮了,那行,你出来,我们两个战上一场。谁哭着回去谁是孙子。”

    韩硕狠狠地朝程金勇吐了一口唾沫,不屑加蔑视,只把程金勇气的三尸神跳,七窍生烟。

    “嘿嘿……韩老怪,你不要嚣张,今天既然你敢出来,那就永远也不要回去了。我们的耐性也用完了,所以,自今日起,你们樟国就只能在历史中查询了。”程金勇阴笑着,看韩硕的眼神都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

    “你们尉公国就喜欢出大言不惭之辈么?孰强孰弱,胜利灭亡,只有战过才知,如果想你这样,只凭嘴巴简单说几句就可以使我樟国覆灭的话,此刻,说不得整个中央圣域都是你们的了。”柯镇忍不住出言讥讽。

    “太子殿下近来可好?今日听闻下人禀报,说是太子殿下驾临凡尔,程某特来请安。不若太子殿下与我们走一遭如何?您放心,我可以保证您的士兵不受任何伤害。”程金勇淡淡的说道。

    “哦,相比于你程金勇的保证,我更加相信自己一方。因为你很快就要死了。所以你注定承诺根本无法兑现。你还是考虑下自己的结局吧,不用对我们那么上心。”柯镇微微一笑。

    “既然你们都急着去送死,我自然会成全你们。”程金勇说完,右手狠狠一压,“杀,杀光他们,哈哈……让他们知道与我尉公国战斗的下场是什么?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将樟国划归尉公国。以后历史的长河中,一定会有我们浓重的一笔。”

    “杀”

    杀声震天,杀气盈野。

    当先人马却是黑烟滚滚,其中夹杂着幽咽惨号。

    魔修出手了,而且这次,魔修一开始就出场,完全不像之前一样,看来,尉公国灭掉樟国的决心已下。

    今天说不好就是最后一战,一分胜负生死。

    韩硕看向莫小川。

    “飞尘,拿下他们,看看哪个势力如此大胆,敢冒天下之大不讳,竟然敢插手普通人的战争。”莫小川吩咐道。

    “是,公子。”段飞尘恭敬应道。

    “脊痕卫出战,降者不杀。”段飞尘长枪一挥,一马当先,迎了上去。

    “脊痕卫出战,降者不杀。”一百三十三位脊痕卫,声如奔雷,气势如虹,法宝在手,一击而上。

    尉公国抢战的魔道修士一愣,什么时候,樟国竟然有了修士,这让他们始料未及。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段飞尘领导的脊痕卫已经切入了魔修之中,砍瓜切菜一般,瞬杀数人,然后又禁制住一些魔道修士的修为,将之抛向樟**士。

    樟**士如狼似虎扑上去,将修为被禁,头脑发昏的魔道修士用莫小川给他们的特制绳索捆绑起来。

    韩硕一看,知道战机已到,于是爆喝一声:“诸君,进击。”

    “杀”

    樟**士齐声呐喊,弓上弦,刀出鞘,如洪流倾泻,似蝗虫过境,密密麻麻,带着萧杀的气息,只朝尉公国斩杀过去。

    “哈哈,程小儿,你家韩爷爷来也,且与我大战两百回合。”韩硕胯下战马一夹,两柄宣花大斧舞开,杀奔程金勇而去。

    因为段飞尘等人的杀入,程金勇自己也愣了半天,一直以来,魔修都是他们尉公国最大的依仗。

    而且,因为身处中央圣域的边缘位置,修者本就稀少,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樟国突然间会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的修者,看样子,修为实力,比他们尉公国的魔修,只强不弱。程金勇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临阵决战,主帅不能有一点失误,否则,就会影响整盘战争的走向。而程金勇的呆滞,也让他失去了最佳的决断时机。在韩硕喝声将他从失神中惊醒过来的时候,樟国的军士已经杀到了他们面前。

    因为没有主帅下令,所以各个将军只能按照自己的经验,各自下达命令。

    尉公国仓皇应战。

    “撤,撤。快撤。前队变后队,死战。掩护后面的袍泽撤退,违令者,杀。后队不站而逃者,杀。”程金勇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看到糟乱的战场,知道时不我待,而樟**士又压抑了那么多天,如今得以释放,自然各个勇猛如虎,不畏生死。如果强行坚持下去的话,尉公国绝对会损失惨重。

    仓皇撤退,虽然也会有所损失,但毕竟能将损失降到最低点吧。

    “你现在还是顾好你自己吧。”此时,韩硕已到了程金勇面前,宣花双斧劈头斩了下来。

    程金勇挺枪架住,两人斗在了一处。

    尉公国一位将军准备过来帮程金勇。

    “你莫要管我,马上安排将士们撤离,这一战,我们输了。”程金勇扫视一周,看到魔修已经被段飞尘等人打杀的差不多了,于是,对那名将军说道。

    “可是,元帅,您……”哪位将军有些不忍心。

    “滚,身为军人,什么时候学会如此婆婆妈妈了,这是命令,也是我程金勇今生最后一个命令,难道你还想抗命不遵吗?”程金勇怒声说道。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注册送39拉斯维加斯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