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朕御山河

第八百一十五章 主动出击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白云学院党委副书记李纯英教授致答谢词,李书记阐述了白云学院的办学宗旨和办学理念,表达了学校对建成农民工博物馆社会实践基地的期望,希望双方精诚团结,共同为白云学院大学生的成长保驾护航。如果我们能改变我们的工作方法和工作态度,在执法过程中,做到关心群众,在维护街道秩序的同时关注摊贩和市民的需求,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能在职权范围内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才能真正实现共赢。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火炮是大唐威慑四方蛮夷的利器,也可以说是国之重器,如此重要的技术装备,当然要防止泄露出去了。m.2YT.ORG

    炸药和炮弹作为火炮的消耗物,自然也是大唐需要严密封锁技术的,绝对不能让外族掌握这项技术,否则,会给大唐制造很大的麻烦。

    火药的配方虽然简单的很,但只要李安不说,别人还真的很难搞的出来,至于炮弹的技术更复杂一些,对大唐帝国也更加的重要,所以,更不能泄露出去了。

    阿尔提克闻言,心里颇为失望,在见识过火炮的强大威力之后,阿尔提克已经迷恋上这种武器了,心里非常希望自己也能拥有这种利器,可惜大唐不愿意提供,这让他非常的遗憾,却也没有办法。

    既然弹药的存量已经不多了,那就要省着点用,万一齐雅德靠近城墙,还能起到狙杀的作用,另外,现在的压力虽然很大,但还没有到最危急的时刻,所以,还是先省着用比较好,

    “炮弹居然不能制造,想要离开城池去取也不可能,要是用完了就没有了,哎!”

    阿尔提克无奈的说道。

    大唐小将想了一下,开口道:“用火炮把城外的器械全部摧毁是不可能的,数量太多了,尤其是投石车,距离那么远,很难打的中的,最好的办法还是组织突击队,出征攻击敌军的器械,把敌军的器械全部损毁。”

    一名将领无奈道:“这谈何容易,敌军骑兵在器械后面压阵,只要我们的兵马冲出去,他们马上就会出战,我军步兵如何打得过身经百战的呼罗珊骑兵,这与送死没有区别。”

    “仗都还没有打,就说一定打不过,对自己就这么没有信心,就算没有胜算,也应该努力一把。”

    大唐小将说道。

    几名将领都连连摇头,非常不认可大唐小将的话,觉得大唐小将疯了,在考虑不切实际的事情,他们对自己的部下非常了解,明白这些家伙根本打不过外面的呼罗珊骑兵,出城作战就是送死。

    阿尔提克也摇头道:“我们的士兵大部分都是新兵,就是最精锐的兵马也有大半是新兵,出城是打不过呼罗珊骑兵的,这可开不得玩笑。”

    大唐小将开口道:“打不过也比不敢打要强的多,你们的士兵要是连这点勇气都没有,那还打什么仗,而且,打败了也不要紧,直接撤回来就好了。www.lifeofabusywife.com”

    “开什么玩笑,吊桥一落下,就很难再升起来了,我们的士兵在败退之后,敌军的骑兵就会尾随而至,趁机冲入城主,如此,城池不就陷落了吗?”

    一名将领开口说道。

    大唐小将开口道:“怕什么,不是还有瓮城么,把敌军骑兵引入瓮城,让后将其歼灭于瓮城,这个办法难道不好吗!”

    阿尔提克突然想到,上次就把敌军精锐兵马歼灭于瓮城之中,这一次也完全可以照葫芦画瓢,将敌军骑兵灭于瓮城之中,从而消灭攻城兵马的有生力量。

    瓮城内部是没有梯子通向城墙的,唯一的通道就只有前后两道城门,中间还砌了一道屏风,以让两道城门不至于相对,更能够阻挡骑兵快速冲击主城门,起到很好的防御作用。

    “你的意思是要派遣兵马出城偷袭,然后诈败将敌军骑兵引入瓮城,可敌军骑兵的速度很快,我们的士兵若是走的慢了,岂不是要损失惨重,而且,瓮城并没有梯子,我们的士兵要想撤到安全的地方,必须从主城门撤回,可敌军骑兵若是冲进来了,城门就真的破了,除非……除非我们把主城门关闭,放弃出城作战的将士,看着他们全部战死。”

    一名将领说道。

    大唐小将开口说道:“打仗有伤亡是在所难免的,若是没有人愿意主动牺牲,那么,这个仗就不太好打了,派遣敢死队出城偷袭,敌军一定想不到,可以一举给敌军的攻城器械造成较大的破坏,遭遇骑兵之后后撤入城,更可以引诱部分敌军骑兵进入瓮城,并最终消灭这些进入城内的敌军骑兵,重挫敌军的士气,拖慢敌军的攻城进度。”

    “组建敢死队,这个倒也是个办法,不过,就是有些太残忍了,这些敢死队员是注定要全部战死了,连一个能活着的都不会有。”

    阿尔提克都觉得有些残忍。

    “既然没有活着的可能,那敢死队的人数就不能太多,否则,就算歼灭了敌人,我们的损失也会很大,几百人应该是够了。”

    一名将领说道。

    大唐小将开口道:“三百人吧!拥有三百人的敢死队,一定能很好的完成这个任务。”

    阿尔提克看向一名部下,开口道:“三百敢死队的组建就由你来负责好了。m.2YT.ORG”

    将领闻言,看向阿尔提克,开口道:“城主,我手下都是新兵,估计他们没有出城作战的勇气,这三百人的敢死队,还是从城内最精锐的部队中挑选吧!只有他们才有勇气出城作战。”

    阿尔提克闻言愣了一下,他有些舍不得让自己的精锐出城送死,想了一下,开口道:“挑选一百精锐兵马就够了,让他们冲在最前面,再从新兵之中抽调两百人跟随,这样就可以了。”

    “是,城主。”

    部下给不出反对的理由,连忙点头同意。

    很快,城内最精锐的兵马之中,有一百名士兵被挑选了出来,而新兵之中也被抽调了两百人,他们在北门方向集结,接受出城作战的光荣使命。

    当然,为了防止他们产生恐惧心理,将领并没有告诉他们出城作战的严重后果,也没有说他们必然要战死,只是要求他们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出城捣毁敌军部分攻城器械,然后迅速撤回城内,会有兵马掩护他们的,如此一来,就会让这些出城作战的勇士,觉得自己还有生还的可能,从而不至于产生绝望的心里,进而拒绝出城作战,或者干脆跑出去就投降了。

    欺骗在任何地方都会存在,在军队之中也不例外,有时候为了胜利,难免会做出欺骗的事情,比如在水源断绝的时候,为了鼓励士兵行动,而告诉士兵前方不远处就有水源,大家一鼓作气冲过去就能喝到水了。

    有时候为了能够摆脱敌人,而通过欺骗的办法,让少部分人留下牵制,掩护主力撤到安全的地方,这些都是欺骗。

    一支军队之中,往往充斥着欺骗,尤其是古时候的军队,不但要欺骗自己的敌人,同时也要欺骗自己的部下,当然,也有些是善意的欺骗。

    比如,在大军粮草快要消耗完的时候,告诉将士们粮草还很充足,从而不至于因为粮草短缺而影响大军的士气。

    这一次派遣敢死队出城作战,是为了消耗敌军器械,同时,更是要引诱敌军骑兵入城,对敌军骑兵进行歼灭,鼓舞大军的士气,可为了绝对的安全性,在这支大军出城之后,主城们就会关闭,从而决定了敢死队的命运。

    “这些儿郎都是好样的,真主会记住他们的。”

    阿尔提克闭眼祈祷道。

    所有出城作战的士兵,都配备了最基本的武器,但冲在最前方的一百名精锐士兵,配备的是盾牌和弯刀,而后面的二百新兵,则只有一个弯刀,同时,他们还需要抱着一团引火之物,负责烧毁城外的器械。

    也就是说,前面的一百名精锐负责开路,而后面的两百新兵负责烧毁攻城器械,分工合作以完成工作,只要他们的动作够快,能在敌军反应过来之前解决问题,那么,就完全有能力撤回城内,只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城门之后,主城的城门就会立刻关闭,并且不会因为他们的返回而打开,他们是注定回不来了。

    “咔咔咔……”

    主城的城门首先被打开了,三百将士携带武器和引火之物进入瓮城,紧接着瓮城的城门也打开了,三百敢死队从瓮城的城门出城,而此刻,主城的城门被关闭了,而因为有屏风的存在,出城的士兵就算回头看,也看不到被关闭的主城城门。

    在大半士兵走出瓮城城门之后,城门不远处的吊桥也被轻轻的放下,而在吊桥放下的一瞬间,三百士兵呐喊着冲了上去,对城缺乏准备的敌军进行突袭。

    城外的攻城兵马,已经非常靠近护城河了,也就是说,只要这些敢死队士兵冲过护城河,就可以攻击城外的兵马,而城外有战斗力的主力兵马都集中在后面,前方是挡箭车和少量弓弩手,还有负责填沟的士兵和掠来的百姓,他们的战斗力相对比较弱小,情急之下根本就挡不住突然从城内冲出的兵马。

    几名躲在挡箭车后面的弓弩手,很快就被砍死了,还有部分士兵跳入壕沟,疯狂砍杀躲在里面的呼罗珊弓弩手,而39拉斯维加斯的士兵则迅速往前冲击,因为敌军威胁最大的云梯车等设备还在后面,他们的任务就是摧毁这些威胁最大的敌军攻城器械,以保护迈亚城的安全。

    为了能够杀伤城内的守军,最靠近的投石车距离城墙仅有一二百步,是很短的距离,所以,这些兵马一个冲击,就突击到这些器械的跟前,并迅速的放起火来了。

    负责操作投石车的士兵都是没有配备武器的,毕竟,投石车就是他们的武器,但敢死队已经杀到他们跟前了,他们可没有本事给投石车装备刺刀,所以除了被杀的,剩下的都向后面溃逃了,他们可不想用自己的拳头去打仗,还有很多被掠来的百姓,看到敢死队杀来的时候,没命的往后跑。

    齐雅德在后面很远的地方观战,为了防止被城内的火炮突袭,他必须离的远一些,靠近城墙的指挥任务就只能交给部下们去完成了。

    负责指挥的将领,在发现城内兵马突然杀出之后,先是愣了一下,这毕竟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而后便立即指挥骑兵出击,以歼灭这些敢死队兵马,可后撤的士兵和掠来的百姓阻塞了通道,这让骑兵的出击丧失了一定的突然性,骑兵出击的速度大大延缓,从而给敢死队烧毁前方的攻城器械提供了充足的时间。

    但敌军的骑兵部署的毕竟不是很远,当大火点燃之后,呼罗珊骑兵已经快要杀到眼前了。

    这些敢死队士兵,见敌军骑兵黑压压的冲了过来,知道再不撤就只能死路一条了,所以,立即向城池方向撤退,尤其是最精锐的兵马,他们撤退的速度更快一些。

    但人的两条腿是跑不过马匹的,他们刚刚准备逃离就被追上了,跑在最后面的士兵都成了呼罗珊骑兵练习劈砍的靶子了,一时间可谓是损失惨重。

    但因为距离只有一二百步,所有,跑的最快的士兵还是冲到了吊桥的跟前,并迅速通过吊桥进入瓮城之中,同时,城墙上弓弩手也不停的放箭,以掩护敢死队回城,他们并不知道阿尔提克已经放弃这些将士了,如此机密的事情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弓弩的持续攻击,让很多呼罗珊骑兵落马,也有的摔落在护城河里,但39拉斯维加斯的呼罗珊骑兵冲入了瓮城,对逃入瓮城的敢死队进行追杀,并准备一鼓作气冲入城池,将城池给占领。

    跑到后面的敢死队成员,几乎全部被呼罗珊骑兵砍死,成功逃回瓮城的只有不足五十人,而跟随他们冲入瓮城的呼罗珊骑兵则高达三百多,后续还有39拉斯维加斯的骑兵在拼命的向里面冲击。

    在远处观战的齐雅德,也看到自己的骑兵从城门冲入城内,不过,他的心情并不高兴,相反,他非常的紧张,因为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有些太过于顺利,若是如此轻易的就能攻破城池,他先前的努力岂不是白忙了,他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阴谋,一个天大的阴谋,他麾下这些冲入城池的骑兵,很有可能是中计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注册送39拉斯维加斯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