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朕御山河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品茶品女人

拉斯维加斯注册彩金

一系列的失败没能打倒他,创业者的天性使他越挫越勇。本次入围首批一流网络安全学院建设示范项目的7所高校均在其中。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李安此次海外之行,最远的目的地就是下一站,也就是未来的大唐运河所在地,这个运河只要修建完成,必将成为全世界最伟大的运河,其在商业领域的巨大作用,甚至会超过大唐国内的大运河,成为世界第一的大运河。M.2YT.ORG

    对于建造大运河的地点,李安大体上是知晓的,就是后世的苏伊士运河,但这个概念只有他自己知晓,大唐其余的人却不知道该在何处建运河,所以,才需要派遣大量的人才去勘探现场,然后拿出最佳的方案,同时,还要给出建设的资金预算,让朝廷明白修筑这条运河大概需要花费多少资金。

    这条运河大概的长度是近四百里,可以说是非常远的距离了,不过,沿途需要经过三个水洼,而这些水洼是可以通过船只的,如此一算,实际需要开挖的距离并没有这么多,就像大唐的运河一样,要知道大唐的运河,也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是新开凿的,有很多地方都是天然的水系,而所谓的大运河,只不过是将很多水系用人工的办法连接在一起罢了。

    还有大秦朝的万里长城,也并不全部是大秦国修建的,有相当一部分是赵国和燕国的长城,秦始皇只是把多个国家的古长城给连接起来罢了。

    在李安的记忆之中,西方列强修筑运河的时候,强迫大量埃及苦力,花了十一年的功夫,才最终把运河给修建完成,预算比当初预计的两倍还要多。

    这足以说明修建这条运河的难度有多么的大,不过,据说修建运河的是一家公司,而不是一国政府,所以,修建运河的能力是值得怀疑了,若是有政府在后面支持,修建运河的进度比如可以极大的加快。

    后世的天朝,在很多方面的发展都非常的迅速,这就是因为政府的投入导致的,只要政府投入巨额资金,那么,这个项目就可以发展的非常好,而普通的企业家都只能选择购买外国的核心产品,自身不具备丝毫的实力。

    所以,若是大唐朝廷全力支持运河的开挖,则肯定用不到十一年这么久,数年的时间应该就足够了。

    大唐的机械发展的很迅速,一台挖土机的工作效率超过一百人,而且,人会疲劳的,而机器是不会疲劳的,大量使用机器开挖运河,必然可以加快开挖运河的进度,让运河能够更快更好的被开挖出来。

    历史上开挖运河的西方公司,所处的是蒸汽时代,机械水平还不如现在的大唐,开挖运河所用到的主要是附近的劳苦大众,是用人力挖出来的运河,速度自然不会很快,而大唐经过多年的发展,尤其是在李安的指导下,在工业领域已经进入了电气化,所生产的机械也远远超过当年开挖运河的西方公司,所以,只要大唐尽全力开挖,最多年的功夫,就能把运河给开挖出来。WWW。2yt。ORG

    而且,大唐现在已经修建了四通八达的铁路,利用火车运输,可以将国内的大量劳动力输送到西部诸国,走海路也是一样,也完全可以很快抵达运河区域,所以,只要大唐朝廷愿意,完全可以从国内输送海量的高素质劳动力进入运河施工现场,另外,附近的百姓也可以加入到开挖运河的行动之中,总之,可以很快的开挖出运河来。

    一想到日后大唐运河开挖出来之后,所能给海运提供的巨大便利,李安就忍不住兴奋异常,这条运河起名叫大唐运河,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朝廷也一定会认可的,至少李安是这么认为的。

    马上就要出发去运河所在地了,这几日,李安还需要好好的准备一下,有很多问题他都需要交代一番,另外,享受一下也是必不可少的。

    “李侍郎,阿尔提克在我们的援助下,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我们还需要继续援助吗?若是让其坐大,对我们大唐也没有好处啊!”

    部下担忧的说道。

    李安想了一下,开口道:“呢不用担心的,阿尔提克的能力就那么一点,远远不如曼苏尔雄才大略,甚至连奥斯曼都比不过,就算给他再多的援助,他也不能统一阿拉伯,他没有这样的实力,况且,他们现在只是小胜一把而已,并没有歼灭呼罗珊骑兵的能力,否则,他们又何须固守城池呢?”

    “属性只是觉得,我们援助了他们太多的先进武器,若是他们日后与大唐为敌,我们能够制衡他们的就只剩下火器了。”

    部下还是有些担忧。

    李安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们把最厉害的冷兵器都支援给阿尔提克和奥斯曼了,唯一没有支援给他们的是火器,所以,火器是我们的杀手锏,绝对不能让他们学了去,否则,我们大唐就要很被动了,同时,只要我们大唐是唯一掌握火器的帝国,那么,这些小国就不足为惧。”

    “这倒也是,火器是我大唐的秘密,只要守住这个秘密,任何小国都不会是我大唐的对手,我大唐可以永远屹立在世界之巅。www.lifeofabusywife.com”

    部下想了一下也自豪了起来。

    李安让部下去准备,而他要去坐船了,因为昨日,他就已经与朱丽娜和伊丽莎白母女二人约好了,要一起喝下午茶。

    这也许是李安最后一次约她们母女二人了,因为几日后,他就要离开亚丁城北上红海了。

    这一对母女不仅人长的非常漂亮,而且,还非常的开放,不但与李安有肌肤之亲,而且,几次之后就一起伺候李安了,让李安爽的不要不要的,这么多年以来,李安同时与多人睡在一起都是很常见的,但母女同时伺候,这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欧罗巴人本来就见不到几个,而这下一次性就上了两个,而且还是关系极为密切的母女,这份心里的成就感是难以形容的。

    当然,这也是李安的魅力所在,若是一般的小人物,敢提出这样的要求,还不要被骂死,而李安就不一样了,李安的地位远超大唐意外的诸国帝王,就算是皇帝都不如李安,另外,李安长相也非常给力,那方面更是不用细说,如此,变回不自觉的让人产生臣服之感。

    伊丽莎白和朱丽娜母女,只在第一次见到李安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沦陷了,而且,沦陷的不能自拔,所以,不论李安提出多么过分的要去,他们都不会有丝毫的意见,就好像智商突然归零了一样。

    李安也是试着一起提出要求,没想到她们这么容易就答应,当她们第一次合起来伺候李安的时候,李安舒服的简直不能自拔,毕竟,她们两个是母女,长的很像也很漂亮,在闭眼的时候,李安甚至都分不出谁是母亲,谁是女儿,这种傻傻分不清的感觉就更加让人美妙了。

    当李安抵达坐船的时候,伊丽莎白母女已经到了,而且,看样子好像已经等待很久了似的。

    她们就这么静悄悄的站在船只的甲板上,双手扶着栅栏,在看海里的风景,显得是那样的悠闲。

    海风吹拂着二人的头发和衣服,更增加了二人的美丽,让她们看上去是如此的优雅和飘逸,让人如沐春风,很想将二人一并揽入怀中。

    因为允儿四人对她们的感觉不是太好,所以,并没有人过来与她们聊天,最多也就是给她们准备一些点心罢了。

    她们母女二人显得很是孤独,让人不自觉的会生出怜香惜玉的感情,这也许就是楚楚可怜吧!

    “等了很久吧!”

    李安悄悄的走过去,一左一右的将母女二人揽入怀中,并在二人的脸颊上分别亲吻了一口,以表达自己的歉意。

    “李侍郎,我们刚来没多久。”

    “妈妈说谎,我们都来了快一个时辰了。”

    母女二人的回答完全相反,让李安不禁觉得好笑。

    虽然二人长相非常接近,但毕竟不是一个年龄段的,所以,想法都是不一致的,一个天真无邪,一个细心体贴。

    伊丽莎白自然是体贴型的,而她的女儿朱丽娜则是天真可爱型的,她们二人各有特色,互为补充,让李安体味到了不同的开心感觉。

    “说谎是要接受惩罚的哦,哈哈!”

    李安坏坏一笑,拉着二人船舱里喝茶。

    “李侍郎,今天我们喝的是什么茶?”

    伊丽莎白好奇的问。

    她们母女发现,每次来李安这里,所能吃到的和喝到的都不一样,好像李安吃东西从来就不重样似的。

    “今天我们喝茉莉花茶,味道很不错的哦!”

    李安笑着说道。

    “茉莉花茶,是一种什么花。”

    朱丽娜好奇的问。

    “这是我们大唐的一种小花,这个地方是没有的,只有到了大唐才能看到这种花,有机会的话,可以去大唐看看去。”

    李安如实说道。

    “妈妈,我们去喝茉莉花茶。”

    朱丽娜拉着妈妈的手,一起去喝茉莉花茶。

    茉莉花茶是李安亲自调配的新茶,在李安之前,还没有人开发过这种饮品,算得上是李安的独创了。

    而品茶是一种人生的享受,尤其是与美女一起品茶,就更加的享受了,而若是与一对漂亮的母女一起品茶,那感觉就更棒了。

    苏东坡的诗词有一句说的好,从来佳茗似佳人,说的就是美人与可口的茶水是一样的,都需要慢慢的品味才能了解其中的滋味。

    不同的茶水,味道是不同的,而不同的女人,风情气度也很不同,细细品味就是未来品出这其中的不同,感觉惬意的人生。

    比如眼前这位伊丽莎白女士,看似只是一名平淡无奇的美丽少妇,可处的日子久了,才能感受到其内里散发的阵阵暗香,让人陶醉不已。

    品茶就像品女人,曲径通幽,妙趣横生,而当着女人的面品茶,将两者进行对照,那感觉就更加的美妙了。

    茶分上中下和极品,女人也是一样的,也可以分为平常的,风致的,美好的和极品。

    三等茶,外形平平,茶落茶碗,声音暗哑,有茶香,却又香的不够周正,香味飘忽不定,难以捉摸,茶汤微微泛红,入口则略显苦涩,少了一滑而下的痛快,再品,竟连苦涩也没有了,变得寡淡无味,但也比较养人。

    平常女子就好比这三等茶水,容貌,气质,涵养尽管平平,但颇为淑贤,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无法让人留恋,然而质朴实在,柴米油盐般的女子,操持着平常人家的日子,庸常是庸常了些,不过,也不乏温暖。

    二等茶有两种,一种外形漂亮,茶叶细嫩泛绿,茶汤润滑,唯独少了厚度,唇齿不留香,回甘转瞬即逝,纤细的外形似乎孕育不了厚重的力道,另一种外形虽然逊色了些,然一经冲泡,茶香四溢,花香或奶香在口舌间温情回转,虽微涩,却有一定的回甘。

    二等茶就像那些风之女子,一类千娇百媚,可惜走近之后,内里的单薄却一点一点地削减了她的万般风情,美则美矣,却经不起深究,徒增已很罢了。

    另一类女子恰恰相反,乍一看中姿而已,却谈吐不俗,气质不凡,轻易就能从一群人中跳脱出来,光彩熠熠,人们常说的气质型美女就是这类,这两种女子各领风骚,但后者更胜一筹。

    一等茶外形优美流畅,叶碧绿而富光泽,音质清脆,茶汤清亮宛若月光,却又兼具烈日般的冲击力,浅浅一口,旋即激活你的每一个味蕾神经,唇齿顷刻氤氲在醉人的甘甜之中,你的心也陷入一派恬静,甚至有些担心甘甜会稍纵即逝,唯恐这种感觉突然消失,正如它突然降临,其实,你多虑了,无论是这份甘甜,还是这种美好的感觉都将停驻良久,而且还耐泡,越冲泡茶韵越见浓郁,至第三,四泡时,呢毫无悬念的将随着茶香进入一种无比欢愉的状态,神清气爽,就像寒冬的清晨,一宿醒来推窗呼吸的那一刻,冰凉舒畅,说不出的惬意。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注册送39拉斯维加斯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