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微生水竹

593

拉斯维加斯赌城手机版

  认真学习党章、严格遵守党章,是加强党的建设的一项基础性经常性工作,也是全党同志的应尽义务和庄严责任,对强化全党党章意识,增强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做好党委及上级文件的管理和归档工作,同时配套建立电子版文件档案管理系统。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593

    从之前的时候怀将军接二连三的往京城里面送信都见不得恢复开始,大家这心里面都知道这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而且对方能直接把前线的通信都拦截下来,绝非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要不然祁峰也不会说做了那么多的伪装才悄悄的摸到京城来的,他怕的就是那不知名的势力会在半路拦截自己,虽然说自己不畏惧他们,可是却担心自己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这信就无法送入京城,到时候边关的众将士将如何真的是不敢想象。WWW。2YT。ORG

    “祁将军不必过于担心,孤虽然现在不能直接出面帮你,但是却可以帮你指条明路~!”端木景对一脸彷徨和茫然的祁峰说:“孤会安排人帮你,把这封信直接递进首府薛大人~!”

    “太子殿下真的吗?”祁峰一听到这个这心里面的大石头顿时就卸下了一半,虽然他远在边关,但是对于首府薛大人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他是一位十分耿直的人,如果这封信能够交到他的手里面的话,送到陛下的手中也就没有问题。

    端木景安排人送祁峰出了太子府,现在他还处在被幽禁的状态,所以祁峰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在自己这里。他让人把祁峰送到了城里一个小院里,并且还安排了一小队护卫伪装起来,保护他的安全。

    两天以后祁峰在端木景的授意之下,换了一身破旧满是污渍的军衣,弄乱了头发还让人给他的脸上稍微的做了一些个手脚,披上了一个又脏又破的斗篷把自己给罩住了,然后就蹲在了薛大人每天回府必经过的路口守着,等到看到薛大人轿子过来的时候,祁峰猛地从路边蹿了上去,还不能轿前的那些家丁上前阻拦,自己却先跌落在了地上狼狈的大了几个滚,而他手里面拿着那块怀大将军的令牌也从他的手里面跌了出去,好巧不巧的落在了薛大人的轿子前面。

    “大人~~!大人~~!我乃前线怀大将军坐下将军,有密信要呈给陛下~~!”祁峰这个时候虽然很想要大喊出来这句话,但是他却也记得之前太子殿下对自己的吩咐,说眼下京城里面也被一些人给插手着,所以千万不敢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他这句话是压低着声音说出来的,不过这么近的距离自己的这个声音对方应该也是能够听到的。www.lifeofabusywife.com

    果然坐在轿子里面的薛大人虽然没有回应祁峰,但是却让管家把那块令牌给拿了去,并且安排人把祁峰给扶了起来,和他一起进了薛府。

    结果当天晚上薛大人就拿了手牌连夜入宫去了,然后这一夜朝廷很多官员都被内侍们给连夜叫入宫里去了,可以说这一夜大半个京城都被闹起来了,可是奇怪的是三皇子的府邸附近一直都静悄悄的,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今天三皇子一入宫就觉得有些不对了,他这心里面顿时就有些不安了,想要找人询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看到高公公远远的走了过来,让他连忙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给三殿下请安~~!”高公公和往常一样,十分恭敬的请安以后才开口:“三殿下,陛下让您赶快去朝堂上,今天的朝会提前了~!”

    三皇子听到高公公这么说,心里面的不安越发的大了起来,不过在高公公的面前他也不敢耽搁,只能是跟在高公公的背后往朝堂上走,这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面暗自思量着这到底是出现了什么事情。

    不过很快的三皇子就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今天朝会一开始,端木叔玄就直接的对着朝堂上下的百官大发雷霆,而站在一旁的三皇子越听心里面就越是害怕,到了最后冷汗直接就把他的衣衫都打湿了。而在他的心中现在泛起的只剩下无尽的绝望了。

    在最后端木叔玄不仅问罪了不少官员,甚至还让人彻查了存放火药的仓库,虽然在表面上并没有训斥三皇子,但是大家这心里面都清楚,这一次三皇子只怕是在难以翻身了。

    果然端木叔玄解除了对太子端木景的幽禁,而反过来剥夺了三皇子手里面的权利,虽然说没有动三皇子本人,但是大家的心里面却都明白,三皇子已经是大势已去了,而朝廷上面却最不缺的就是那些顺风倒的人,当大家发现三皇子失势以后,过去投靠他的一些官员们很快的就都倒向了太子去了。

    对于这些投靠过来的官员,端木景虽然没有特别的表示欢迎,但是倒是没有直接的拒绝,不过他却让自己手底下的人暗示这些投靠过来的官员,让他们把当初跟着三皇子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还有一些异样的东西都汇报出来。M.2yt.org那些个官员们以为这是太子和三皇子之间的争斗,而且他们现在又改投了太子了,不表示一下确实也不太好,所以就把他们知道的那些东西加油添醋的都倒了出来,虽然说这个里面有着不少夸大的东西,但是还是让端木景抓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很快的他就顺着这些线索找到了突破口。

    ·················································

    “碰~~!”卫语蓉一把把自己手里面的杯子给扔了出去摔了个粉碎,然后她给了站在一旁的一个男人一个眼神,对方的手一挥,立刻就从暗影里面冒出来了几个人,把跪在地上的家伙们给直接往外拖。

    “主子饶~~~~!”显然被拖走的人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他们试图求饶,可惜一张嘴就被人把嘴巴给堵上了,想要挣扎却被人给死死的摁住,满眼流露出来的都是恐惧。

    “没用的东西~~!”卫语蓉低声的骂道,“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那个男人让左右都退下了以后,直接的走到了卫语蓉的背后把她一把抱住,嘴巴在卫语蓉的耳边轻声的说:“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现在太子那边已经查出来了这么多的事情,要是让他在往下查下去的话,咱们就有可能会暴露出来的~!”

    卫语蓉这样被对方抱着,眼底闪过了一丝的厌恶,不过她还是柔声说:“怕什么啊~~!咱们前面还有一个替死鬼那~~!”

    “你的意思是把这事情都推到三皇子的身上?”那男人有些不确定的说:“可是咱们和他搭上线也花了不少的心血,如果就这样放弃的话是不是太可惜了?”

    也不怪他会这样说,当初为了能够拿下三皇子,他们可是没少费心,而现在这利用上三皇子没多久就要把他给扔了,实在觉得有些心疼了。

    “哼~~!”听了这话卫语蓉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直接挣脱了对方的怀抱说:“要不然还能怎么办?让对方把咱们给挖出来?”

    男人一听卫语蓉这么说也不吭声了,虽然说心疼之前的投资还没有怎么收回来回报,但是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的话,还是自己的小命更加的重要。

    “那我这就安排这事情~~!”既然这么决定了,那就必须要快刀斩乱麻,所以这事情宜早不宜晚。

    “等一下~~!”卫语蓉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开口拦了一下,然后她从房间的一个密室里面取出来了几封信交给了对方,“把这些信让人放在三皇子的书房里面,既然都打算要拿他做替死鬼了,那就干脆物尽其用让他多替咱们担上一些好了~~!”

    这几封信正是他们和大月直接的通信,而且为了隐蔽信上并没有任何的署名,但是里面的内容却是实打实的在谋划如果从南蜀这里弄到火炮和火药这些,这信如果放在了三皇子那里的话,他就算是浑身上下都是嘴,只怕也是说不清楚的了,而且把这事情都推到三皇子的身上,到时候自己这边就完全可以潜伏起来,等待时机在给南蜀致命一击。

    ······················································

    三皇子有些失魂落魄的从自己母妃那里离开,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母妃居然都放弃了自己,这样的打击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巨大的,要知道之前的时候要不是母妃一直都在暗示他的话,他又怎么会做出来和自己大哥争抢这个位置那,可是现在自己才不过刚刚有些失利,母妃就和别人一样这样的对待自己,这让他这心里面怎么不满心的怨恨。

    而回到了府邸里面的三皇子却又听下人说,原本依附着自己的几个幕僚突然间不见了,这一下就让他慌了神起来,要知道自己背地里面做的那些个事情可都是经过了他们之手的,只要他们中间有一个人抖出来那些事情的话,自己的下场都不会是好的。

    慌乱的三皇子立刻就吩咐人去寻找那些突然失踪的幕僚,甚至还下达了只要见到对方直接格杀勿论的命令。并且开始清理之前的那些之情人。

    这几日的京城里面,连续的发生了好几起命案,而在这个非常事情弄出来了这样的事情,端木叔玄当然是大怒,并且命令京城的京兆尹限时破案,为了这事情整个京城都被翻了一个底朝天。

    “大人您看~~!”一个捕快把从床底的一个活动砖块的后面取出来几封信交给了负责案发现场的刑部侍郎李琦。

    看到这些信件的时候,李琦这心里面的喜悦是掩盖不住的,陛下显示破案,让整个刑部都惶恐不安,可是偏偏却没什么实质的进展,如果这些信件能够给自己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的话,那自己的功劳可就大了。

    不过当李琦看完了那些信件以后,这脸上的表情却变得十分的难看,而手里面的这些信件也瞬间变成了烫手的山芋了~!

    “你们这些人把这里给守住了~~!”李琦把那些信件贴身放好了以后,吩咐手下的那些人看好了现场以后,他立刻就调头回了刑部,把自己刚刚得到的那些信件交给了自己顶头上司,刑部尚书黄晚。

    “大人,这信是刚刚在下在蓬莱客栈被人暗杀的那名死者的房间里面找到的,这东西被藏在了床底下的一个活动的砖块下面~!”

    这些信件一共有五封,其中四封信都是安排一些事物的,而这些事情每一样都牵扯到了有关于给前线大军补给的事情,从这些信件里面不难看出,他们是如何的以次充好的换掉了补给,从而从这个里面牟取暴利。

    而这些在黄晚的眼里面并不算是什么,这件事情其实陛下的心里面已经知道了,而且三皇子是陛下的儿子,之前的时候陛下绕过了三皇子,只是发落了一些官员就已经在告诉大家,他是不打算动这个儿子的,所以在这件事情上面,大家也都保持了沉默。

    可是这要命的是这第五封信,这封信里面提到的内容完全直接就牵扯到了大月,或者可以说是这封信就是三皇子和大月那边的书信,信上的内容也是在说希望三皇子弄到39拉斯维加斯的火药,最好是把那些火炮也都弄一些过来,其中提到的一些事情,可以说是十分的详细,在加上之前发生的事情稍加推断的话,不难判断这封信的真实度。

    这事情已经不是黄晚这个刑部尚书能够处理的了,于是他连忙就收拾了一下,赶在宫门落下了以前的时候入了宫,而第二天一大早,高公公就带着一队人直接杀到了三皇子的府邸。

    “陛下~~!”高公公把自己从三皇子的书房密室里面搜到的那些密信呈给了端木叔玄,他看着端木叔玄那完全已经斑白的两鬓,心中忍不住一阵的担心起来,果然端木叔玄在看完了那些信件以后,吐了一口血直接昏了过去。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注册送39拉斯维加斯 | 返回书目